雪莉、具荷拉接連輕生⋯ 金希澈「精神太痛苦」認了:對當藝人不留戀

2020-04-22 14:21:41

韓國天團「Super Junior」(SJ)成員希澈前天在節目《77億的愛》中聊到網路霸凌,去年離世的雪莉和具荷拉與他情同兄妹,但長年受到酸民攻擊,最終選擇離開,希澈表達了對酸民的憤怒,也說:「最生氣的是後來是分性別在吵架。」

有名記者兼專欄作家魏根雨就在IG指希澈所說的性別矛盾根本是「過度解釋」,引來希澈親自回應,要魏根雨「不要拼命刷存在感,還用故人當武器」,他事後在論壇留下長文,透露「忍無可忍才回覆」,更提到:「從去年送走2位朋友後,對當藝人就沒有太大留戀,跟公司提了想休息,因精神太痛苦還做了諮詢。」

雪莉、具荷拉過世後,許多粉絲都很擔憂希澈的心情,當時他甚至關閉所有社群網站帳號,重新露臉後,粉絲發現他收養了雪莉的貓咪,他也沉默多時才做出回應。他在節目《77億的愛》中小心翼翼地說起2位妹妹,從頭到尾沒有提到名字,只說了「2位朋友」,他說:「我和她們很熟,經過那件事情覺得最生氣的是,大家居然分性別在對立吵架。」

希澈眼裡所看到的是,男性酸民針對她們做出性騷擾的發言,女性酸民則說她們丟女生的臉,「她們離開這個世上後,酸民開始推卸責任,說是對方的錯,又或著是推卸給節目,我其實想過要做一輩子藝人的,但那時候看到這樣的狀況真的很傷心,還跑去找哥(申東燁)談心,關掉了所有社群帳號」。

他特別提到了雪莉,生前飽受惡評攻擊的雪莉後來曾加入節目《惡評之夜》班底,她過世後有網友就認為是節目害了她,不過希澈說:「一開始我很擔心,因為真的太多人攻擊她了,我問她還好嗎?沒想到她居然說錄完影後覺得很幸福,透過節目認識了自己,在節目中經過討論後,反而變成了一種力量,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人,覺得自己沒有錯,她還說她很期待下一次錄影。」

希澈的發言卻引來專欄作家魏根雨的不滿,發文表示「我不敢去理解私下與2名同事很熟的金系澈所表達的憤怒。針對雪莉的惡評,留言者有男有女,就算在她死後有人改變了立場這件事情是事實,以『性別矛盾』來指出問題的方式我認為是錯誤的。更明確地來說,用留言攻擊人無論是男性或女性都是不對的,但以這樣的方式來引導出男女都有錯的結論,我認為是解釋過度。」
 
魏根雨更說:「故人在自己的生活中,所守護的態度本身就是女性的自我決定圈(不穿胸罩)和姊妹愛(捐衛生棉)。金希澈認為故人是『性別矛盾』的受害者,但她是女性陣營中重要的戰力。」他指出雖然酸民有男有女,但當時對於雪莉的言行表達支持的人,多數是女權主義者。

( 金希澈親自留言回嗆專欄作家。)

 金希澈看完魏根雨的長篇大論後,忍不住用自己的IG帳號回擊:「留下惡評的酸民或是犯罪者是男是女很重要嗎?撇開性別,只要犯罪了就是罪犯。」他更憤怒表示「連我以及與她們很熟的同事到現在還是難過得不敢提她們2位的名字,大叔您算什麼?是想要利用故人才寫出這樣的話吧?」,他最後更直言:「為了想要衝人氣變有名,拼命刷存在感呢…最後提醒您吵架時不要像條狗一樣,把故人當作武器。」
 
希澈事後在論壇親自發文,向粉絲說明:「雖然應該有粉絲已經看到了,但覺得可能會再掀起風暴,選擇用這樣的方式留言,我相信在IG或這裡都會有些傢伙來亂拉屎的。」他也提到魏根雨所謂的「性別矛盾」:「我在節目中說到酸民不分性別地隨便辱罵,在她們離開後還是在吵『是女人殺死她的』或『男人殺死她的』互相指責,但我真的很討厭記者以故人作為武器,在那裏說三道四,明明就不知道她們生前為什麼那樣痛苦。」


( 希澈還在論壇留下長文,告訴粉絲已忍無可忍才會回文。)

他強調雖然他什麼都不做,就不會波及粉絲,「就這樣忍住無視這一切就好了,但我認為她們自己胡亂捏造故事亂說話是不對的」。一直以來都沒有說出內心話的他,也坦承:「從去年送走2位朋友後,對當藝人就沒有太大留戀,跟公司提出『幾個月都好,幾年也可以,我想要休息』,因精神太痛苦還做了諮詢。」這次他選擇大膽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,他也大方歡迎酸民繼續攻擊,強調「我會透過律師毫不留情地處置留言」。



熱門推薦